第819章 老朽无能

青文直到自己跑累了才紧了缰绳,马像是喝醉了一般,剧烈晃动着它的马头,在月光下缓缓前行,追上来的书生抱着马脖子,气喘吁吁地道:“公子,您这是打算累死我吗?直,真是的。”

书生好像欢快了不少,至于原因没有人知道,不说原因就是这个转变青文都没有发现,青文道:“府里的醋太酸了,也不知道厨子在哪买来的,竟然这样烈。”

书生扶着马脖子起来,不明所以醋太酸了?跑马这么快做什么?烧了不成?抚了抚自己的包袱道:“如今国内动荡,正是从军的好时候,我是一定要去混一个将军的,这个女王娇白作死,莫家倒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四面楚歌。”

青文满心满眼的不相信“你以为将军是你们家里的白菜,一两银子堆?”

书生仰着头道:“我去之前可是听军队里的人说了,军队那是一个铜扔下去就能砸到一个将军的地方,您看我这面积还没有个铜板大?”

青文被书生逗笑了:“他们说的将军跟你说的怕不是一个将军吧,铜板能砸中的就是个管十来个人的小组长也能叫将军?至于将军嘛至少要银子才能砸中。”说完自己都笑了。

旁边的将军松了口气,这祖宗终于是笑了,这干醋吃的过了吧,不知道还以为被绿了呢,想了想觉的自己想的很有道理,心里一口咬定了,想到这里再看向青文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

青文被书生看的心里起毛,眼睛狠狠地瞪回去道:你可别这么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看一个死人呢,总觉得你像是想把我看的英年早逝呢。”

书生看着被‘绿了’的青文,还这般强颜欢笑,心里别提多心疼了,觉得青文是为了自己,压抑了自己心里巨大的悲伤,眼睛里的同情渐渐转为制热。

青文立时方了,心里仰天长啸,今天出门真的是走得太急了,忘了查黄历了,这是哪里来的二货……

第七天,天终于晴了,杨冰凌郁闷的看着湛蓝如洗的天空,青文刚走了,天就晴了这个很耐人寻味啊。

小枝引着先生出来,杨冰凌收了心神,眼前的人与之前的十个没有任何区别,拱手摇头做的是行云流水。

杨冰凌看人的眼睛里不自觉的带上了凶狠,黑眼珠子盯着大夫的脸,缓缓地收起下巴:“把你心里想的说一遍。”

老头头左左右右的直摇晃,斟酌再三道:“老朽无能,老朽无能啊。”

杨冰凌指关节咔咔作响,无能还敢来?黑眼珠子已经有一半进了眼皮。

杨冰凌有时候幼稚的就像是一个孩子,邱一鸣在门口看到这一幕,脸上笑意又满了几分,邱一鸣道:“小枝,送先生回去,难为先生了,真是不好意思。”

杨冰凌正色理了理衣服:“难为?说两句无能就难为?我也好好学看点,以后有人求到我头上的时候,我也是倍感难为啊。”杨冰凌眼珠从左边的地上晃到右边的天花板上。

门口咚的一声,药箱子噔噔噔滚出去老远,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人呈一个大字趴在地上,脚搭在门槛边,滑稽好笑。

小枝连忙将人扶起来送了出去,邱一鸣不厚道的笑出了声,看着杨冰凌刚收回去的做鬼吐的舌头道:“师父还有心情玩,看您给人家吓的。”

杨冰凌一本正经:“我怎么了?不过这倒是应证了,他的医术却是不怎么样,幸好没给陌熵开方子。”

邱一鸣不解:“这话怎么说呢?师父最近说的话我是越来越听不懂了。”

杨冰凌解释道:“胆小也是种病,他都不给自己治治,可见没有藏私,这个老朽果然无能。”

邱一鸣笑的肩膀乱颤,之前可没见过杨冰凌这么调皮的一面,心里那颗死了很久的种子,悄无声息的开始生长:“您这不是难为人吗?您找一个普通人的大夫,来给陌熵治病,怎么治得好,治不好还要被说无能,我都替人家怪委屈的。”

邱一鸣说毕从袖子里拿出来个小瓷瓶,这样大小的东西不用看一定是丹药了,递给杨冰凌:“这是我托人去找的丹药,至于药名,实在是能告诉师父,但是药效师父放心,师父快给他吃了吧。”

杨冰凌打开药瓶闻了闻,转身进塞了一粒给陌熵,转头看邱一鸣:“不会吃出个好歹来吧,他毕竟没有真正的修炼过。”

杨冰凌担心之情溢于言表,邱一鸣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师父对我的担心与对小师弟是一样的吗?”

杨冰凌的第二个弟子自然是邱一鸣的小师弟,杨冰凌愕然,脑子迅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邱一鸣自知失言急急地道:“师父不用在意,逗师父笑笑而已,只药里的药材虽然名贵但是药性温和,师父放心吧,定能治好小师弟,一鸣就先走了。”杨冰凌张着嘴看着远去的背影,话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的,表情可爱极了。

小枝送大夫回来后,杨冰凌吩咐小枝在这里照顾陌熵,自己带着一个小丫头去了西跨院柳先生的住处,却是进了那蛇的房间。

杨冰凌上下打量了一下,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蛇生存的痕迹,翘着二郎腿,等着那蛇出来。杨冰凌来之前给自己打了好几针强心剂,以保证自己不要被那蛇外表所获,那蛇进门的一瞬间杨冰凌还是不可遏制不能自拔的心乱跳。

杨冰凌心里纳闷要说帅哥自己也见了不少,怎么就对眼前这个货没有一点抵抗力。杨冰凌强行将自己的眼珠子从那人身上移开,只觉得眼珠子被扯的生疼,那蛇笑着上前。

杨冰凌已经尽量不去看这条蛇了,还是觉得心神震荡的厉害:“你不打算将你的搭档一起请过来?”

那蛇摇头道:“不需要,你想知道的我都能告诉你,扯上那老头做什么?”杨冰凌颇有兴趣:“这件事你们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根本就不是打算扶持莫慧上去,而是覆灭莫家对吗?”

那蛇无所谓的点点头,样子上好像很骄傲的道:“是啊。”

杨冰凌再问:“陌熵也在你们的算计之中?”

那蛇饶过杨冰凌给自己设置的重重‘障碍’,大大的眼睛对着杨冰凌的眼睛笑道:“这倒是没有,我有我的原则,是不会算计籍籍无名的人的。我算计的只是你而已,至于那个陌熵都是你自己的功劳,与我有什么干系。”

杨冰凌对此产生了巨大的抵触情绪:“你的目的。”

那蛇毫不掩饰的道:“为一个人报仇。”末了还调皮的道:“至于仇人是谁你自己猜,不过这一件事论理我可是帮了你,你倒也不用谢我,就是这么仗义。”

要不是杨冰凌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眼前这一套茶具不是自己的,怕是手里现在的这只茶杯已经成为碎成渣了。

这其中果然有他们的手笔,杨冰凌出来之后房间里传来那蛇的声音:“有时候你觉得你的左边有问题,就会忽略了你右边的问题。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百多年前的食人族事件。”

杨冰凌离开了这个房间,但是食人族这三个留在了杨冰凌的心里。分明现在是艳阳高照的白天,可是那三个字却让杨冰凌犹如置身万载寒冰中一般。

陌熵醒了只是醒了之后不大爱说话,见到杨冰凌后陌熵道:“师父,无论您觉得我配不配这样称呼您,我都喊了,我有一事相求求您许我进宫。”

杨冰凌将人从地上拎起来,不可置信的让他再说一遍,陌熵眼底的坚定,杨冰凌恨铁不成钢,重重的一掌劈在陌熵的脸上:“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这次我就原谅你,如果你依旧坚定你的选择,现在你从这道门里跨出去,跨出去后就不用在回来了。”

杨冰凌的手现在都还是麻的,陌熵的脸歪向一边,身子从杨冰凌手里滑落,直起身子道:“师父保重,陌熵告辞。”陌熵冲着杨冰凌行了一个大礼,算是谢了这么几年来杨冰凌费心费力的教导,转身一步一晃的走。

陌熵跨过左脚时,听到杨冰凌呼吸瞬间加重,陌熵无力的闭上双眼,另一条腿像是有万钧重,他知道的杨冰凌说过的话绝不会更改,自己一旦迈过这一步,就与这个杨冰凌再无半点关系,不能回头不敢回头。陌熵右脚着地的一瞬间,眼泪滑落脸颊,留在了杨冰凌屋子的堂前的地上。

杨冰凌暴躁的追了出去,一脚揣在膜上的膝盖上,眼前人瞬间矮了一截,可是眼前的脊柱依旧挺直,杨冰凌看到陌熵强忍着才能稳住的身形,语气决绝:“陌熵,你的主意好正啊,当年你从这个门里走进来,信誓旦旦。我若知道你如此不堪一击,当初绝不救你,如今离开你依旧是自己毅然决然的定了,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最新小说: 武装觉醒 铭心亦焦虑抑郁 锦色山村 修罗之极品娇妻 小兵凶猛 战神之君临天下 弑神之战 状元郎他国色天香 狐妖修仙传 我竟然认得上古魔文
相关小说: 无极魔道下载 关于五月天的视频 上海色女的qq 五月天SESE小说 谁有动漫的黄色网站 在哪下载三集片 www.黄色乱伦小说.com 姐弟乱伦真实故事 手机版婷婷色情 四房播播之婷婷五月 淫淫色网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