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好奇

可是不行,她接受不了这种平静,这不是她,她也永远不会是朵拉,她是楚楚,无论她如何改头换面,她都只能是楚楚。第二年她就迫不及待地说服了自己来到中国的清华大学留学。

改头换面,隐瞒身份,她仿佛从异度空间来到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全新的身躯里装着的是过往的灵魂。她对北京一点也不陌生,当年外婆曾在这里任职,她跟着外婆住了近三年。可是她和同学们一同出去的时候,需要装着对这里一无所知,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任然无动于衷。她为了避免口音问题,变得少言寡语,能不说则不说,不得不说也尽量少说。

系里的教授孔敏就对她很好奇,曾私下跟踪了她半年之久,后来他告诉她,因为她眼里的内容和身份明显相矛盾,身体是单薄无知的,眼神却是老道目空一切的,是一种撕裂般的不和谐。好在半年后,她的这种撕裂渐渐平静了下来,他这才告诉了她。

玉帛吓了一跳,只得骗他说来中国之前父母刚刚车祸遇难,来中国是他们的梦想,本想着完成他们的遗愿,可是真这么做了,好像更伤心痛苦,根本没办法摆脱过去的阴影。

这件事后,玉帛清醒地认识到,那半年她独来独往隔绝人世的生活,像一只蜷曲起来受伤的小兽,根本没有迎接新生活的态度和冲动。如果是这样她就对不起所有的人。她必须要尽快融入新生活。

清华大学的右门和旁边的北京干部管理学院相连,清华浓浓的学术氛围总让她想起金门,所以她更喜欢干部管理学院的朴实无华。在这里她碰到了方正,并在当年寒假就跟着他回了一次滨洲,虽然只在弥渡远远地看了一眼,玉帛依然觉得她的心踏实了不少。她离不开滨州,那里是她上辈子的开始,也是上辈子的结束,如果要开始,也只能从那里开始。

她轻轻地叹口气,有一串细细的气泡从嘴里冒了出来。

突然有一只手从下面揽住她的腰身,只一只手托住她的脖颈,拇指和食指紧紧地捏

住她的下颌,玉帛霎时清醒,身后的人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得到是个男人,而且身体健硕修长,拿住她下颌的手非常有力。

她左右手同时出击,抓住他的拇指和食指,使劲一掰,她听见咔嚓一声,下巴顿时一轻,她的头趁热从他的禁锢中脱离出来。然而他的另一只胳膊却死死地揽着她的腰,而且似乎有了准备,任她的手如何使力,她的腰都紧紧地被拘在他的胸前。玉帛抬起手肘,狠狠地向身后捣去,那人的身体往后一躬,手上的劲泄了些,却并没有完全脱离她的身体,玉帛猛一转身,双手抓住他的脖子,高高地仰起头撞过去,闭上眼睛的瞬间,她看见男人模糊却俊朗的面容,隐匿在深沉幽暗的水里,与她那么近,又恍若星辰,远不可及。然后她的头却被一只软软的手掌接住,那只手佛过她的脸庞,扫过她的五管,麻酥酥的感觉从那里向身体四周传导,陡然麻痹了她所有的神经。

她感觉自己像一株植物,被他握在手中,刷得一声就抛出了水面。睁开眼睛的刹那,她已经扶在池边大口地喘着气。

再看泳池中,那个男人潜在水中连头都没露,一阵轻微的水花声,他已经游出了很远。玉帛一阵恍惚,她想不起那个男人是想救她,还是想轻薄于她。泳池尽头,夜色浓雾里,那个人跃出水面,回头向这边望了一眼,眼神穿越浓郁的夜色直达她的眼前,令她一惊。他收回目光,脚掌拍打在白色的青兰玉小路上发出噼噼啪啪的水渍声。

包费尔忙把浴袍披在黑鹰身上,他回头看看泳池那头,悄无声息,一派寂静,玉帛还趴在水池边一动不动。

“怎么样?”问完,包费尔立刻后悔。

黑鹰走在前面,腰板挺直,浴袍穿在身上,腰带松松地系了个扣。

“董事会就定在下周吧,有问题吗?”

“没问题。这次动用了赵秘书手下的一个小子,是赵省长的孙子,说话还直管用。”

“这种事既不是行贿又不是受贿,只是一个

工作安排,他何乐而不为。”

“银监会已经下达了清理银行不良贷款的通知,各大银行也在布置,远泰的贷款质押也符合这次的清理范围,如果他们不在一周内完成还贷,解除质押,就会到拍卖现场。我已经把他所有筹集资金的渠道堵死了。”

“你应该知道怎么办,我就不多说了。”黑鹰漫不经心。

“知道,我会亲自监督的。那个、、、、、董助的事情,是不是让她尽快到位?”

黑鹰沉吟片刻,咬肌深陷。“暂缓,现在盯着我们的人太多,我们回来的时间也太短,还顾及不全,一旦有人盯上她,再翻出过去的事情,她的苦就白受了。而且、、、、、骁晓是什么打算,他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们也不知道,你先安排人在她身边,远泰的事情不要波及到她。”

“老董事长组织的家庭聚会,你参加么?”

“当然要去,既然决定要回来,就不会躲闪。”

“黑思渺多多少少有所觉察,其它人也听到了些风声,这次肯定是鸿门宴。”

“黑家的聚会什么时候是家宴了,不都是鸿门宴么?”黑鹰冷笑一声,“又有好戏了。”

上一次他参加的黑家宴会是十八年前,那年他已经十二三岁,是个小大人了,几乎和他母亲一样高,可他始终记不清当天发生的事情,唯一记得母亲顺着额头流下的血淌过脸颊滚过脖颈滑下雪白的胸脯然后消失在那条黑色的礼服里。

真实的原由是他后来经过其实渠道多方论证得来了。那次家宴,黑思长把现在的黑夫人井荆,当年的小三直接带了过来。并当即宣布井荆入资中远一亿二千万元,经过财务测算,要把中远股份稀释,井荆占百分之六的股份。

当时中远的股东除了股改进入的信达公司外,都是黑家人,而且黑思长的股份高达百分之三十五,没有人敢异议。都把复杂的目光投到母亲身上。

最新小说: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大佬的同桌超级甜 开局无敌满级999999 聊斋第一神捕 炮灰她才是真女主 修真小混混 开局混沌神体 妖刀剑圣 基建狂魔从给秦始皇筑长城开始 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却只想靠自己
相关小说: 日本成人色情电影院 www.俄罗斯成人.com 骚穴日本 兽兽奶好大 究极美少女创作 熟女 自拍偷拍 亚洲色情 一女n男 超h色文小说 五月天swqing卡通动漫 火连色网在里黄电影 国外成人电视在线直播 jingdinsezhn